五中全会公报“划重点”,把握投资行业大方向

返回新闻中心 2020-11-26 13:26:02

文章来源:母基金周刊


靴子终于落地。

 

万众瞩目之下,10月29日,十九届五中全会公报终于发布(全文共6149字),此次全会重在审议《十四五规划(讨论稿)》,为中国未来五年的国民经济定调。


640.png


此前,德国《世界报》曾以“地球上最重要的文件”来形容中国的十四五规划。

 

在这份公报中,“创新”出现15词,“科技”出现10次,高频闪现之下,透露出未来中国经济的重点发展方向。

 

于股权投资行业而言,值得研读的“重点”如下:

 

  • 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,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,面向世界科技前沿、面向经济主战场、面向国家重大需求、面向人民生命健康,深入实施科教兴国战略、人才强国战略、创新驱动发展战略,完善国家创新体系,加快建设科技强国。要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,提升企业技术创新能力,激发人才创新活力,完善科技创新体制机制。

 

——在这里,科技创新和科技自立自强首次被放在了“核心”位置,并且,公报也指出到2035年的远景目标之一就是“关键核心技术实现重大突破,进入创新型国家前列”,可见,未来五年科技创新将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,政策层面也会有比较强的支撑。

 

9月,习近平在长沙考察调研时也强调,关键核心技术必须牢牢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,制造业也一定要抓在我们自己手里。

 

同是9月,韩正也赴湖北省武汉市进行调研,他指出,要集中力量攻克“卡脖子”技术,增强关键基础材料自主保障能力。

 

可见,当前全球的技术竞争,已经从快速增长时代进入到差异化竞争时代,竞争还会日益加剧。我国多个产业正处于告别旧时代、迈向新时代的重大调整期,正迎来“用户需求体验化、出行场景多样化、技术创新跨界化、产业结构多元化”的关键转型期。

 

当前,我国正处于由产业链中低端向中高端攀升的阶段,“卡脖子”问题在部分领域还比较严重。中科院已经立下“军令状”,组织全院力量着力解决关键核心技术的卡脖子问题,每个项目的投入都在10亿元以上。

 

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,要培养创新土壤,任重而道远。关键技术,不仅是要成为科研任务的清单,更应成为投资机构的布局清单

 

  • 加快发展现代产业体系,推动经济体系优化升级。坚持把发展经济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,坚定不移建设制造强国、质量强国、网络强国、数字中国,推进产业基础高级化、产业链现代化,提高经济质量效益和核心竞争力。要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水平,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,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,统筹推进基础设施建设,加快建设交通强国,推进能源革命,加快数字化发展

 

——在10月24日的外滩金融峰会上,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王岐山也指出,要坚持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。金融脱离实体经济就是无源之水,无本之木。“中国必须坚持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。中国金融不能走投机赌博的歪路,不能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环的歧路,不能走庞氏骗局的邪路。要支持经济发展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。”

 

建设制造强国、质量强国、网络强国和数字中国,这意味着中国不会再回到过去那种大水漫灌、严重依赖房地产和债务推动经济增长的粗放和空心化阶段,显然通过房地产拉动中国经济的时代已经过去了

 

而近年着力推动的国企改革、资本市场改革以及国家区域战略实际上正是基于这一出发点。

 

对股权投资行业来说,服务实体经济亦是行业天生的使命。

 

在公报中点名强调的“战略性新兴产业、现代服务业、基础设施建设、能源革命、数字化”等,都是在引领新的风口。

 

在后疫情时代,量子科技、5G、大数据、工业互联网、人工智能等关键技术,将应用到医疗、教育、政务、办公等各个领域,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想象空间,同时,也为股权投资行业带来新的历史性机遇。

 

作为新旧动能转换的“发动机”,推动经济结构优化的“助推器”,优化资源配置的“催化剂”和服务实体经济发展的“生力军”,在变局之年,股权投资机构更应积极响应号召,牢牢把握数字化、网络化、智能化融合发展的契机,促进我国产业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,在项目布局中抢抓先机,助推实体经济的发展。

 

  • 坚持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,加快培育完整内需体系,把实施扩大内需战略同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机结合起来,以创新驱动、高质量供给引领和创造新需求。要畅通国内大循环,促进国内国际双循环,全面促进消费,拓展投资空间


——新发展格局的关键在于畅通国内大循环,这是应对外部不确定性和复杂环境的必要举措,而现在我国消费空间虽然很大但没有挖掘出来,特别是现有消费需求大多比较传统,也无法和高质量发展相匹配。

 

9月22日,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以新业态新模式引领新型消费加快发展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,明确提出四个方面15项政策措施推动新型消费加快发展。

 

所谓“新型消费”,是指基于互联网的消费新模式、新业态,其最显著的特点就是网络化、数字化和智能化。

 

公报强调要“以创新驱动、高质量供给引领和创造新需求”,“全面促进消费,拓展投资空间”,让消费赛道再迎风口。